美國高校對體育特長青眼有加_留學_環球網

2019-04-15 09:03 環球時報

 

圖片說明:美國全國大學體育協會籃球錦標賽決賽受到全美觀眾乃至世界的關注。 

  本報駐美國特約記者  王婉迪  本報記者  彭澤鋒  邢曉婧

  近段時間來,關于美國高校的熱點新聞連綿不斷,先是名校入學舞弊案引發巨大轟動,后有美國全國大學體育協會(NCAA)籃球錦標賽受到全球體育媒體的關注。這兩個看上去不相干的新聞,卻擁有同一個核心主題——體育在美國大學的重要性,這也是許多留學生申請美國院校時常忽略的一點。作為美國大學衡量學生的一桿“秤”,擁有體育特長很有可能是成功拿到錄取通知書的重要一擊。

  一張名片

  在美國高校入學舞弊丑聞中,許多經濟實力雄厚的家長通過偽造子女體育特長、賄賂運動隊教練等方法將孩子送入名校,不由讓人對美國體育特長生的巨大優勢感到驚訝。有不少社會調查都顯示,在美國最讓人引以為傲的職業就是運動員,這一點也在美國大學文化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

  運動隊可以說是美國校園文化的一張名片,不僅為母校爭光,也是學校和校友以及社會之間的重要紐帶。學校運動隊實力強勁,除了吸引優秀生源,還能引來社會的廣泛關注和大筆捐款。如果在中國大學最受尊重的是“學霸”,那么在美國大學最出風頭的則是“體育明星”。如高爾夫選手泰格·伍茲就是憑借體育特長成為斯坦福的學生,在他的傳記中就有這樣一句話:“有一件事情是非常清楚的:泰格·伍茲或許需要斯坦福大學,但斯坦福無疑更需要泰格·伍茲。”

  雙重壓力

  正因美國高校對發展體育尤為重視,中國留學生在申請美國大學時,也應在簡歷中突出體育特長作為亮點。但想要真正通過體育特長贏得申請上的優勢卻并不簡單,原因有三:

  首先,美國大學的體育普遍非常強。以眾所周知的頂級名校斯坦福大學為例,如果把斯坦福視為一個國家的話,在奧運獎牌榜上可以穩穩地位列前十,許多大學生運動員的專業素質和世界頂級的職業運動員難分伯仲。

  其次,美國大學中的學生運動員和中國的“體育特長生”有本質上的差別。學生運動員仍然要保質保量完成學習任務,教授不會因為學生參加運動隊活動而降低學業要求,因此成績仍然是申請美國大學時最堅實的保障。

  最后,美國大學在發展體育項目上各有側重。如橄欖球傳統強校有阿拉巴馬大學、俄亥俄州立大學、圣母大學、南加州大學等,高爾夫球著名的包括斯坦福大學、耶魯大學,籃球特別出色有杜克大學、亞利桑那大學等。因此在申請時需要做好功課,明確目標大學中有哪些運動隊、是否招募新隊員、標準是什么,才能做到有的放矢,讓自己的特長發揮作用。

  需要說明的一點是,如果以體育特長進入頂級的研究型大學,很可能受到來自課堂和運動隊的雙重壓力。一名曾經加入大學水上項目的博士生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即使在實驗室里熬到深夜,第二天也要5點起來訓練,周末也沒有休息的時間,很快就覺得吃不消了。”今年三月,斯坦福大學研究生、奧運會自行車場地賽銀牌得主凱莉·卡特林在校園內的宿舍里自殺離世,很多人猜測是因為繁重的學業和專業訓練的雙重壓力以及在訓練比賽中受傷對她造成巨大影響。

  多樣選擇

  在美國,許多家長會讓孩子從小就開始體育運動、音樂藝術方面的長期磨煉。成功將家中兩個孩子送進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塞西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自己在孩子很小的時候便著力培養他們在運動(尤其是網球)方面的愛好,“之后將他們在高中參加網球比賽所獲的獎項和剪輯好的視頻作為輔助資料發給學校”。在塞西看來,培養孩子在體育方面的愛好,對學習也是一大助力。“在網球運動中,他們需要時刻保持專注,這樣的訓練對他們在學習中集中注意力十分有幫助。兩個孩子學習成績出色與運動帶給他們的陽光心態和自信心密不可分。”雖然塞西的兩個孩子并不是以體育特長生的身份進入大學,但入校后他們也成功代表學校的網球俱樂部出戰大學俱樂部聯賽。

  趙先生的孩子畢業于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雖然并非音樂專業,但卻擁有當地的鋼琴教師資格。他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周圍很多培養孩子特長的家長并不會只限于“小時候學這學那,中學以后課業重了就放棄”,而是堅持讓孩子一直學下去,讓興趣達到一個相對專業的水平。“這不只是說為了上學而完善的一項‘硬指標’,更是讓孩子在必修課業外,能擁有廣闊的眼界。”他表示,學音樂在陶冶情操的同時,也有助于孩子的大腦發育,更能鍛煉吃苦耐勞的精神。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說,對學生某項特長的要求并非純粹的發達國家行為,而是由各個高校的教育觀決定的,學校會判斷對于一個學生來說,什么事跡或活動可以體現出學生健全的人格特征,從而決定是否予以錄取。“特長等重要錄取指標也是高校的個體行為,形成一個多樣性的存在,讓學生有更大的自主選擇空間。”

  儲朝暉說,目前中國教育體系一個問題是評價學生的標準過于單一,評價權力過于集中,導致全民走向某種單一的評判標準,一味追求考試分數,忽視其他方面。“如果高校能掌控錄取標準,勢必會形成多樣化評判體系,和學生之間建立起‘一對多’的關系。”換言之,學生只要根據自身優勢,從事自己熱愛的事情,未來很大程度上可以得到高校青睞,從而選擇適合自己的工作崗位。儲朝暉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當學生能夠自主決定想做什么的時候,他們是高效并且快樂的。這也可以合理解釋,為什么在美國等一些發達國家,有些中學生甚至小學生可以在某些領域取得成年人難以企及的成就。“在美國,學生之間的差別很大,比如在數學方面,即使學校沒有硬性要求,有的學生在中小學階段能取得出色成績,完全是興趣使然。”

  儲朝暉表示,多面發展并不代表學生一定在各個領域都完美,但對于中國,或者說對于高校發展來說,最重要的是通過多樣化發展達到高校和學生都能自主化、個性化,這樣才能整體提高中國的教育水平。▲

責編:吳婷
分享:

版權作品,未經《環球時報》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推薦閱讀

黑帽SEO